二是企业自身有问题。过去一段时间,有的企业借贷比较容易,杠杆率比较高,企业拿到钱以后就容易冲昏头脑,开始盲目扩张,偏离自己的主业。术业有专攻,每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,盲目扩张以后,经济一旦有下行压力,就有点承受不了。小微企业又有天然的不足,生命周期比较短,公司治理结构也不完善,有的企业连财务报表都不全,给银行保险机构提供服务也制造了一定的难题。

霍金路伟律师事务所(Hogan Lovells)合伙人Rachel Kent说,那些苦于“重拟”合约的银行或许能从欧盟大国政府提出的临时方案得到协助,但这些方案都尚未正式成为法令,而且各国给予的弹性有相当大差异。